CoSn

"Il n'ya qu'un héroïsme au monde : c'est de voir le monde tel qu'il est et de l'aimer." Romain Rolland.
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——罗曼·罗兰


守序邪恶
我爱THE FLASH

我的天!早上!起床!就看见halbarry有7条更新!太太们!你们太棒了!

有人写halbarry情人节贺文吗???????!?!
我的妈为什么放假以后tag越来越冷了......
情人节请用halbarry狗粮砸死我各位太太(´▽`ʃƪ)

平淡的日常


☞瞎几把乱写,没剧情,两个人在瞭望塔值班聊聊天




















哈尔最近看了绝命毒师,觉得巴里很强,
“巴里,”哈尔敲敲桌子试图引起注意,“你会制毒(drug)吗?”

巴里的目光并没有离开电脑,他还差一点就写完报告书了:“我会。事实上,我还会制造很多种毒品。鉴证科光是我经手的证物中就有好几十种。”

“哇哦!”哈尔坐在转椅上一蹬脚向后滑行,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椅背上,像个小孩一样惊叹,“令人震惊!奇妙的化学家!”

巴里终于看向了哈尔,他们两待在一起时他总是愿意更多的说话:“不停的实验虽然有些枯燥,但每一种变化都让我惊奇。我很高兴绝命毒师让你燃起了对化学的好奇,要不要我下次带你去看看我的实验?”

“不了,”哈尔干巴巴的开口,“我不适合这个。让我继续补这个四年前的电视剧,享受落伍人士的生活。”

“我很好奇你高中的化学课是怎么过关的。”巴里站起身对哈尔耸肩,“我去拿杯咖啡,你要什么?”

“一杯中心城警局旁咖啡厅的柠檬苏打水。”哈尔使劲把头向后仰,企图通过一个高难度的姿势看见巴里。

“你知道我不会因为一杯水通过爆音通道。”一道闪电窜过哈尔头顶,然后巴里手上多了两杯咖啡,“所以只有咖啡。”

“哦不!巴里,别这么无聊。”哈尔假装痛苦的呻吟,用绿灯戒造出一个托盘悬在巴里面前,巴里把两个马克杯放在上面,它们分别印着闪电侠和绿灯侠的图案。

巴里敲敲托盘,托盘并没有他想象中坚硬的质感,而是软乎乎的:“我刚才想到,你和凯尔是怎么不把杯子弄混的?”

“他的是黑白色,中间一块绿,像一只变异的企鹅。”哈尔转过身面对巴里做了个嫌弃的表情,“你和沃利是怎么区分的?”

巴里拉过转椅坐下,托盘就跟着他悬在他右侧,“他的内衬是红色,我的是金色。而且他没那么爱喝热乎乎的东西,瞭望塔的汽水存货有一半是他消灭的。”
巴里端起马克杯灌了一口,舒坦的出气。

哈尔从转过身开始就一直盯着闪电侠红色的头罩——他也没什么可盯的了——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:“你的头罩会不会很闷?你看,你除了鼻子还能呼吸,连耳朵都被挡完了,我快要担心你除了通讯器的声音其实什么也听不到。”

“当然!”巴里突然有点激动的直起上身,他选择忽略哈尔的后半句话,“每次战斗完我都迫不及待地想取下面罩,夏天的时候我甚至能感到我的头上在冒白烟!”

巴里顺势就掀开头罩,金发凌乱的支棱着,“我有时还会感谢寒冷队长,尽管他确实是个大麻烦。中心城的人们总是愿意在夏天我抓捕他后的地点合影。”

“这可不容易,难怪沃利现在的制服会露出他的红发。说真的,他的头发不会因为高速移动而燃烧起来吗?虽然他看起来已经像一团火了。”哈尔用一脸同情巴里的表情调侃沃利。

“别这样,你知道的,神速力会保护他。其实更令我好奇的是,”巴里停顿了,十分犹豫要不要说接下来的话,毕竟瞭望塔遍布了监控。

“是老蝙蝠黑色头罩。”哈尔接下了剩下半句,冲巴里挤眉弄眼,“别那么胆小,伙计。”

“既然已经说出来了——他的头罩甚至是黑色的,最能吸收光线的颜色,他是怎么忍受的?”巴里夸张的比划,仿佛他正顶着黑头罩站在烈日下饱受折磨。

“因为他是蝙蝠侠?”哈尔满不在乎的开口,“或许他的制服里有恒温系统。这么说,你们可以一起做一个这样的装置,神奇的科学。”
哈尔有点为自己的设想兴奋了:“你可以把调温的开关安在金色的闪电上。这样也就不用担心冬天倒在寒冷队长的冰道上,只用把手放在闪电上一划,你的制服自动保温顺便还可以融化冰道!”

“天才,”巴里伸手按住哈尔的肩膀,停止他的演讲,“设想不错,但这样编剧就没法玩了,太ooc了。”











喜欢女生。女孩子真的很美好啊。
不管是纤细的女生还是强悍的女生,都有自己的魅力。
我深深的被这一性别吸引着。

留着中长发的女生低下头时露出白净纤细的颈脖,头发没有完全离开后颈,留了一缕两缕发丝。
挽起衣袖和男生打闹时,捏起拳头手腕中央有一条竖着的突出,小臂与手的连接处骨头精巧的突出。
涂抹唇膏时会稍微翘起嘴唇,然后抿一下,发出轻轻的“吧”的一声,像一个吻。
夏天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在舞蹈室的大镜子前练舞,太阳不能直射进房间,刚好能让我看清你衬衫里穿了一件紧身吊带,和你美好的腰线。


我好喜欢你啊,你要健健康康继续美好漂亮。

学学大佬们的文章结构和叙事方法,别瞎jb乱写还觉得自己棒棒哒。
不要随时变视角啦!
加油产出更好吃的腿肉吧!
能够用文字描写自己爱的人物是一种幸运。

不要ooc,别强行把自己想写的片段加到人物身上【我真的好喜欢‘你懂个屁’这句话,但是哪里都塞不进去】。

努力活着会有好事发生。

我要饿死在坑底

我的腿肉不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夏天喝便宜啤酒还是很棒的

●超短打,上班族的普通熬夜和夜宵
●hal只有最后出来一下下,无差无差
●欢迎指正

barry放下手中的笔,伸了个懒腰,进到浴室洗了个澡,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啤酒,全身卸力把自己摔进沙发里。

啤机伴随着“次——”的声音被打开,barry握住了啤酒罐,铝制罐冰冷的温度和上面的水珠都让他感到舒适。

然后他将啤酒灌进了嘴里。

barry一向觉得超市便宜的听装啤酒并不是很好的饮料。单独喝时有些苦味,刺激的感觉一直传到胃里;当和他最爱的垃圾食品陪在一起时,又显得口感单薄。

不过那又有什么所谓的呢。

barry两只手撑开搭在沙发上,头仰在沙发背上看天花板。蓝色的眼睛透露的情绪专注而又散漫,仿佛在看数学课上的公式,但禁不住走神想起两个街区外的甜甜圈店铺。

饥饿感逐渐袭来。

barry将手中的易拉罐捏扁投入垃圾桶中,拿出手机订了个外卖。在深夜还愿意送外卖的店铺不多,这家的是他作为闪电侠巡逻时意外发现的,物美价廉,披萨上有很多乳酪。

在等待外卖的时间,他就只是一直在沙发上发呆。

一天 两天 三天

大概在速跑者的世界里度过了那么久,他的门铃终于响起。

“嘿,小熊,这是你的四分十四英寸意大利香肠披萨。在你付完钱以后介意分我一点夜宵吗?”

棕色头发的外卖小哥单手举起四个超大号的披萨盒,笑着对门里的金发小伙说到。

barry感到夏季凉爽的夜风合着野草的味道一起吹了进来,于是他也笑了。

“当然不。顺便一提,天才,你新工作的制服真是糟透了。”

没完成任务的c级英雄的一天

☞没什么cp感...
☞大白话,流水账
☞分段莫名奇妙...

⒈   “老师,洗澡的热水放好了。”杰诺斯围着围裙走过来,标准的跪坐在小桌子的前面。

埼玉放下手里的漫画书,站起来走向浴室的位置,顺便拍了拍杰诺斯的肩膀:“谢啦。”

“不,这是我应该做的,老师。” 埼玉没接话,他知道自己只要回了杰诺斯话,今天的洗澡水怕是要重新烧一遍了。

“啊,杰诺斯,”埼玉脱着衣服,想起了今天刚接的任务,就着半裸的形象开口道,“你有照明的功能吗?”

 “是,老师,我有照明功能。左手安装了一个2.5w的普通手电筒级别的灯泡,左肩有一个500w的大功率射灯。”杰诺斯折好围裙,向埼玉伸出自己的左手,“老师要检验一下吗?”

“啊,这倒不用了,明天有空和我一起出去一趟吗?” “好的!老师!” 埼玉最后脱下短裤,看了杰诺斯一眼,“谢啦,我洗澡了。” “好的老师!我会洗好您的衣服,顺便,毛巾和换洗的衣服已经放在架子上了。”

“嗯嗯...”埼玉的回应声被浴室门和雾气挡住,只留给杰诺斯一点点声响。

埼玉洗好澡,躺倒在杰诺斯铺好的棉被上,舒服地叹气“啊——”想起他们以前去公共澡堂讨论过泡澡时的发音,又咧了下嘴。
等到杰诺斯收拾完残局,躺在自己身边,【其实是两床被子。杰诺斯的超大行李里面什么都装了,自然不会放过他很喜欢的一套印着大大的帅气鲸鱼的棉被。】埼玉侧过身面对他,摆出一副要聊天的样子:“你知道z市有地铁吗?”
“是的老师,我连接了z市的卫星地图,并侦查过公寓周围,随时可以计算出出行的最佳路线。”

埼玉习惯了杰诺斯说话方式,虽然他总对杰诺斯的话感到有点逻辑混乱。

“哦哦,明天我要去一下地铁隧道。听说有个英雄协会的货
物被遗漏在哪里,如果找到了正好可以完成这周的任务。”

“是这样啊,那么我们可以先从z市的2号线找起,地铁口离我们的位置只有150m左右,进入地铁口向东三站以后转入1号线...”
杰诺斯听了埼玉的话以后,眼睛开始微微的闪光,表示他连接上了卫星地图,并开始喋喋不休地计划起了搜寻路线。

埼玉听着听着眼皮开始打架,喃喃地念道“抱歉杰诺斯...”逐渐沉入睡眠。杰诺斯也逐渐消声,梦里也思考着第二天的搜寻路线。

⒉   滴、滴、滴...咚!嘶—— 各种各样的声响在空旷的隧道中被放大。埼玉头上爆出青筋,但还在杰诺斯牌智能手电筒的帮助下寻找着货物:“为什么英雄协会会有货物遗留在这种地方?嗯?都找了三条路线了!”

“老师,我联络了英雄协会的人,似乎他们也并不清楚是什么,只是突然被高层发放任务,【在隧道里如果看到什么闪光的东西就带回来】被这样要求了。”杰诺斯合上手机,发出清脆的“咔”的一声,神色认真的对埼玉说到。

埼玉突然恶狠狠的转身:“啊啊啊啊啊可恶回去吧杰诺斯,正好还能赶上中午的特价活动,不找了!”
“是,老师!”

“话说,你不要只用照着我,自己也要看得见路哦。”埼玉用手点点杰诺斯前面的路。

“我的有红外线功能,可以看见路。安装的手电筒是住进老师家后特意拜托博士安装的,因为公寓的电路老久,为了防止停电以后老师不方便行动。”

“哦,这样。”埼玉用手指挠挠脸,“谢了。”

“是我应该做的!”

“哈——终于出来了,见到太阳的感觉真好——”杰诺斯盯着正在伸懒腰的老师的闪亮头部,久违地一言不发。

埼玉瞬间转头:“你在盯着我的头看是吧?很失礼诶!”

“...不,并没有。”

“算了,看在捡到好东西的份上就原谅你。”埼玉把手中小小的东西抛起来,接住,“居然捡到了那么大一颗钻戒,这是哪里来的好运哈哈。”

“最后还是没能找到货物,需要我再去搜寻一遍吗,老师?”

“好麻烦...去买特价肉啦...”

⒊   到了晚上再次躺在床上,埼玉还在上下抛接钻戒:“喂,杰诺斯。这个钻戒送你了,看在你那么大笔房租的份上。”埼玉再次接住钻戒,放在杰诺斯的枕头上。

“诶?!没,啊...我不需要?老师把它卖掉——”杰诺斯慌张的停下收拾屋子的举动,稍微有点手足无措。他本来想着老师可以卖掉钻戒,老师似乎是很在意钱的样子,特价肉也可以多买一些......【还在想特价肉,有钱了买好点的肉啦】

“别拒绝喂,快收下,我睡了。”埼玉打了个大哈欠,倒下去合上眼,“你也睡了,明天来收拾吧。”

“啊......那个......”杰诺斯不好打搅好像进入梦乡的老师,规规矩矩收好清洁工具,把钻戒放在引擎旁的空隙里,平躺在棉被上,用睡眠结束没有作为的这一天。




【我想的是高层人员不好明目张胆的利用英雄寻找以前遗漏的钻戒,所以模糊的下达了命令,结果被埼玉和杰诺斯不知不觉捡了便宜,但是好像没表达出来...不存在了... 
想写的东西都写了,很开心。希望下次时间连接和分段好一点。】

【HQ!】有活力的少年

☞没什么cp感...自由心证吧...
☞短小到我想打自己


铁链制成的秋千在摇动的时候会发出诡异渗人的嘎吱声“吱呀——吱呀——”。

日向翔扬现在十分后悔,他不应该在朋友家玩到八九点再回家,现在听到这个声音他真的很慌。没事没事,以前和泉一起来小公园玩的时候荡秋千就有这个声音,肯定是哪个小朋友...“喂!日向!”“呓!”哐当——

日向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,保持着手握车把的姿势,脖子像没上油的老久机器一样,咔,咔,咔得把脑袋转向了漆黑的公园方向。“影,影山!你在这里干什么!”日向一下子跳了起来。影山的脸模糊不清,露出一个别人看来阴测测的笑容:“你,刚才被我吓到了吧!”“谁会被你吓到啊!”日向咻得就跑到影山面前,用一种看过原作的人都很熟悉的姿势和影山对峙,“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啊!”

“忘了带钥匙家里没人...” “嗯?什么?” “忘了带钥匙...”  “啊?什么?听不到?”  日向把耳朵往影山的方向倾斜了一些,“忘了带钥匙家里没人!” “哇!不要突然喊那么大声啦!”日向被吓了一跳,然后用促狭的表情俯视着秋千上的影山,“王子桑麻也会进不了家门哟嚯嚯( ó╻ò)” “喂,你...”影山头上开始爆青筋了。

“呦西,决定了!”日向单手叉腰食指指天,“影山,我们去翻窗吧!”

“为什么是我来扛着你啊日向呆子!” “不是你说我轻飘飘的吗!”日向站在影山肩膀上,艰难地去够二楼的窗户。“呜哇,还是不够高!影山站稳啊,我要跳啦!” “!危险,呆...”  影山虽然是个二愣子,但还是清楚站在被人肩膀再向上跳是有多危险的,他还没来得及把日向的脚使劲摁在自己的肩膀上,整个人就向下一沉,然后身体就变得轻松了。他把头仰起,嘴巴愚蠢的张大了些,只能看见漂亮的星空,日向的大跨步,和他飞向自己的房间的身体。“...子”

“打开了哈哈哈哈哈!ヾ(*Ő౪Ő*)哦,影山你的房间好整齐啊!书桌上的不是这个月的排球新刊吗!?可恶我也想要...”
“呆子!快给我开门!” “哦嚯嚯嚯嚯,没问题,排球新刊借我看!” “切...”

影山进了大门,忽然想起来之前听到的哐当声,看向旁边翻着排球新刊两眼放光的日向:“喂,你的单车呢?” “嗯?”日向没回过神,歪了下头,“单车?哇!我的单车!糟糕!要赶紧找到单车!还要回家!影山我先走啦,新刊借我——”日向用会被教练骂的音量边喊边跑,最后一个音节拖得老长。

“呆子,我不会输的!”影山看见日向在跑步,下意识就冒出了这个念头,也跟着跑了出去。两个人气喘嘘嘘的跑到了小公园,日向骑上他的小单车,和影山王子大大道了个别,翻山越岭的向家里飞奔而去。

回到家的两个青春期小孩,肚子不约而同得叫了起来。虽然都吃了晚饭,但是两个笨蛋又消耗了体力。日向热了冰箱里剩下的咖喱,影山啃了两个面包,两个人美滋滋地洗了澡,使劲得躺倒在柔软的棉被上,睡了个好觉。


【我忘记“的地得”的用法了...开始写以后大脑一片空白,日向影山是什么性格?不存在的(๑•॒̀ ູ॒•́๑)】

借梗的定义是什么呢?

对这个词的涵义感到很困惑,经常看见有人撕借梗或者借梗删文了。
撞梗的话,也会要撕吗?
具体详细到什么程度就算借梗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