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Sn

"Il n'ya qu'un héroïsme au monde : c'est de voir le monde tel qu'il est et de l'aimer." Romain Rolland.
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——罗曼·罗兰


守序邪恶
我爱THE FLASH

平淡的日常


☞瞎几把乱写,没剧情,两个人在瞭望塔值班聊聊天




















哈尔最近看了绝命毒师,觉得巴里很强,
“巴里,”哈尔敲敲桌子试图引起注意,“你会制毒(drug)吗?”

巴里的目光并没有离开电脑,他还差一点就写完报告书了:“我会。事实上,我还会制造很多种毒品。鉴证科光是我经手的证物中就有好几十种。”

“哇哦!”哈尔坐在转椅上一蹬脚向后滑行,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椅背上,像个小孩一样惊叹,“令人震惊!奇妙的化学家!”

巴里终于看向了哈尔,他们两待在一起时他总是愿意更多的说话:“不停的实验虽然有些枯燥,但每一种变化都让我惊奇。我很高兴绝命毒师让你燃起了对化学的好奇,要不要我下次带你去看看我的实验?”

“不了,”哈尔干巴巴的开口,“我不适合这个。让我继续补这个四年前的电视剧,享受落伍人士的生活。”

“我很好奇你高中的化学课是怎么过关的。”巴里站起身对哈尔耸肩,“我去拿杯咖啡,你要什么?”

“一杯中心城警局旁咖啡厅的柠檬苏打水。”哈尔使劲把头向后仰,企图通过一个高难度的姿势看见巴里。

“你知道我不会因为一杯水通过爆音通道。”一道闪电窜过哈尔头顶,然后巴里手上多了两杯咖啡,“所以只有咖啡。”

“哦不!巴里,别这么无聊。”哈尔假装痛苦的呻吟,用绿灯戒造出一个托盘悬在巴里面前,巴里把两个马克杯放在上面,它们分别印着闪电侠和绿灯侠的图案。

巴里敲敲托盘,托盘并没有他想象中坚硬的质感,而是软乎乎的:“我刚才想到,你和凯尔是怎么不把杯子弄混的?”

“他的是黑白色,中间一块绿,像一只变异的企鹅。”哈尔转过身面对巴里做了个嫌弃的表情,“你和沃利是怎么区分的?”

巴里拉过转椅坐下,托盘就跟着他悬在他右侧,“他的内衬是红色,我的是金色。而且他没那么爱喝热乎乎的东西,瞭望塔的汽水存货有一半是他消灭的。”
巴里端起马克杯灌了一口,舒坦的出气。

哈尔从转过身开始就一直盯着闪电侠红色的头罩——他也没什么可盯的了——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:“你的头罩会不会很闷?你看,你除了鼻子还能呼吸,连耳朵都被挡完了,我快要担心你除了通讯器的声音其实什么也听不到。”

“当然!”巴里突然有点激动的直起上身,他选择忽略哈尔的后半句话,“每次战斗完我都迫不及待地想取下面罩,夏天的时候我甚至能感到我的头上在冒白烟!”

巴里顺势就掀开头罩,金发凌乱的支棱着,“我有时还会感谢寒冷队长,尽管他确实是个大麻烦。中心城的人们总是愿意在夏天我抓捕他后的地点合影。”

“这可不容易,难怪沃利现在的制服会露出他的红发。说真的,他的头发不会因为高速移动而燃烧起来吗?虽然他看起来已经像一团火了。”哈尔用一脸同情巴里的表情调侃沃利。

“别这样,你知道的,神速力会保护他。其实更令我好奇的是,”巴里停顿了,十分犹豫要不要说接下来的话,毕竟瞭望塔遍布了监控。

“是老蝙蝠黑色头罩。”哈尔接下了剩下半句,冲巴里挤眉弄眼,“别那么胆小,伙计。”

“既然已经说出来了——他的头罩甚至是黑色的,最能吸收光线的颜色,他是怎么忍受的?”巴里夸张的比划,仿佛他正顶着黑头罩站在烈日下饱受折磨。

“因为他是蝙蝠侠?”哈尔满不在乎的开口,“或许他的制服里有恒温系统。这么说,你们可以一起做一个这样的装置,神奇的科学。”
哈尔有点为自己的设想兴奋了:“你可以把调温的开关安在金色的闪电上。这样也就不用担心冬天倒在寒冷队长的冰道上,只用把手放在闪电上一划,你的制服自动保温顺便还可以融化冰道!”

“天才,”巴里伸手按住哈尔的肩膀,停止他的演讲,“设想不错,但这样编剧就没法玩了,太ooc了。”




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40)